黑碳

#黒たんのひとり遊び

我看不了今天晚上混凝草的rad,更看不了今天plenty的last live,我什么都看不了

最近有关注的一只indie乐队,sunny car wash,刚才出消息说要发第一张mini专了,期待一下


手被磨破了一点,和坚硬的东西比起来人的皮肤太脆弱了

小学二三年级的时候吧,看过一个在地震后的废墟里救孩子的父亲的故事(这个故事赚了不少幼小的我的眼泪),说这位父亲用手扒石砾,手磨破了指甲脱落了也浑然不知,我当时觉得这里夸大了,但现在觉得真的会这样,我也没感受到手被磨破的过程,是最后用眼看到的,眼睛确认了伤口后疼痛随之而来


有的人像蝗虫一样,有的人像疯狗一样,我不想成为这样的人,我不想成为这样的人...

希望YouTube啥的能出一个bgm音量调节功能(不可能

虽然不可能,但我实在是想关掉水溜りボンド的说正经事时的bgm

微博会员有恢复24小时内删除的一百条微博的功能,所以恢复了

听CITY LIGHTS的时候总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不是说这首歌和哪首歌相似,是说我在听这首歌的时候的…感受到的那种冲击!似曾相识。

然后我想到了,现在的我听CITY LIGHTS的感觉=上小学时的我听B'z的ギリギリchop的感觉

茅塞顿开惹

莫名其妙的被删了将近一整年的微博,被删到了去年的10月28号
虽然我喜欢删东西,但我不喜欢被别人删东西
庆幸一下删到10月28号就停手了,如果再往前删一点,十月中旬我去看伽利略时发的微博就没了,我会哭死的

那个声音很像壮平的油管主把他的频道注销了,他以前传的弹唱视频也全都不能看了

看到“此频道不存在”的时候真的很难过

也许是发生了什么伤心事吧,难过的时候想删除什么这种感觉我真的非常理解....

早知道应该把他的视频存下来...看他和女朋友一起唱壮平的歌,我的内心里也会泛上一丝幸福感T T(也有羡慕和嫉妒

网络上的关系真的太脆弱了,账号一注销,这个人就相当于从我的世界中消失了


最近有了憧憬的人!如果是我身边的人的话,可能就会是我喜欢的人了。

但是是离我很远的人,是我完全不了解的人,所以是憧憬的人

这样也挺好的,如果真的是我身边的人,我可能会很喜欢很喜欢他,喜欢到为之烦恼为之难过的程度,所以感谢这段距离让我停留在憧憬,我现在真的很懒得为身外之物感到烦恼了

...但还是每天都在为琐琐碎碎烦恼着,逃不开啊orz

rad的live碟详细情报出来了,完全生产限定版的安可映像太诱人了,想买

但是与完全生产限定版相对应的价格也很耀眼,这不是买完会穷的问题,而是根本就拿不出那么多钱买的问题

而且我还等着plenty出live碟呢!(请死心

还想买andymori的几张full专!

还有某已经蠢蠢欲动虽然现在还不知道是乐队还是solo的尾崎兄的新作


人的欲望是无穷的


不过这几个欲望分一个轻重缓急的话,果然还是rad,因为完全生产限定版卖完就不会有了,按rad现在的人气还真的很有可能卖完.....但一整套里我只想看映像特典(你

如果不考虑之后还买不买的到的问题,现在能让我毫不犹豫立刻下单的是尾崎兄和plenty(如果有的话),这俩的期待程度是最高的

革命 andymori

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向东 向东

被带去和我爸的朋友们一起吃饭的我↑

前几天的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拍出来这么蓝,字面意义上的 八月の夕暮れの青

说到蓝,前一阵做了个梦,梦到了靛蓝色的天
我也不知道日语里的藍色对应的是中文里的哪种蓝,我就当它是靛蓝了
当时好像在很高的地方,然后就跳下去了…不…应该是跳进去了,跳进靛蓝色的天空中了
下落了好久,在砸在地上之前醒了

肯定是最近空は藍色听多了


我身上的三个「长大了」的表现(自认为
1.理解了热气腾腾的饭菜的魅力
2.为了营养均衡去吃并不爱吃的东西
3.泪腺变得脆弱

我被照亮过

喜欢听晚上的行驶在路上的车的声音,这个声音十几年了都没有变化,未来的十几年应该也不会变吧

泣きそう

今天温度很舒服,想坐公交车,随便坐上一辆比较空的车,然后再随便找一站下,再随便换乘一辆,可是要上班。

想换个手机壳,但找不到合适的,好看的的确有很多很多,但我这种一切行动靠兴趣驱使的人果然还是比较想要.....一点的手机壳

想要喜欢的乐队的周边手机壳啊!

伽利略虽然出过,但不好看...好看也很重要!自己定做也很麻烦,而且自己定做毕竟还是要用人家的图,也不好

好麻烦啊不换了

血淋淋🔴

最近给老家的省博的一个临时展览剪了个片子,说是剪了个片子,其实拍也是我拍的,我拿了个展纲之后就自己一个人把所有的事情做完了

挺累的,搬着三脚架跑老跑去,每天盯着电脑好几个小时,还被中央空调直吹着,还吸着二手烟

从开始做到做完也花了时间,十天左右吧。就我个人来说已经很努力了,但是我知道馆里不会用我做的这个的,就只是给去那实习的我找点活干而已

今天馆里请的专业的人来拍了,然后会有专业的人写文案,可能还会有专业的人配音,然后再由专业的人剪成专业的片子

这个我一开始就想到了,我也不觉得有什么,省级规模的博物馆,用一个停留在爱好的水平的人剪出的片子才奇怪吧


但令我很难受的是我父母都认为馆里会用我剪的,尤其是我妈,她说等馆里放了她就去看,我当时就告诉她不会用的,之后肯定会有专业的人再来拍的,但她不信。

刚才又问我关于片子的事,我就告诉她今天馆里请的人过来拍了。然后她就很失望的问我“那你失望吗”

我倒是不失望,但在让你失望这件事上我挺难受的

宠儿太好了,我上辈子干了什么让我拥有这么好的朋友
感到自己被爱着的时候真的太幸福了
虽然每天都有不顺利,但一想到爱我的和我爱的人,就感觉还能走下去

想跑出去!大声唱壮!!!

但是不能跑,几天前在楼下跑了十几分钟,然后腿疼了好久,现在好不容易恢复了

疼痛总是在不知不觉的时候恢复,察觉到的时候就已经好了

人生需要这种悄么叽儿的惊喜!

喝醉了,出生以来第一次喝醉
不喜欢喝酒,只是我发现和我爸的朋友们喝酒的时候,只要我一口喝干,他们就会夸我懂事儿了,大人的世界也许也挺简单的

喝醉原来是这种感觉,像踩在棉花上,脑袋很沉,握不住手机,说话声音也变了,奇怪的感觉
但别人给照相的时候笑的也自然了很多

最近胳膊和腿都特别疼,办公室的空调还特别强劲,睡眠不足,今天还淋了雨,我觉得我要病了

体も心もボロボロ

可爱死了

身为迷妹要有分析可爱的能力,分析一下这两条推的可爱点

1.尾崎兄要处理海鞘

2.尾崎兄不会处理海鞘,选择发邮件问和树,而不是在网上查

3.和树知道怎么处理海鞘,并详细的教给了他哥

4.尾崎兄立刻忘了和树教他的内容,给和树发サイコパス般的邮件

5.和树就此内容发了推吐槽他哥


话说尾崎兄看起来正经,但内在仿佛是サイコパス,和树虽然看起来很脱线,但感觉比尾崎兄有常识多了..........

我有headphone了
忘了江沼困以前在哪里(可能是他的博客)提倡大家用headphone听歌而不是earphone

📕❤️🎈🌡☎️🚨🥊

かげりゆく 八月の 夕暮れの 青
かげりゆく 八月の 夕暮れの 不在

今天是rock in Japan的第二日,plenty的时间是18:05
setlist的第一首是ひとつ、さよなら

在八月的傍晚的对于plenty来说最后一次的rij上唱了ひとつ、さよなら,可以说是非常残忍
这首歌结束的方式也挺残忍的,plenty结束的方式也残忍的
我是不是以前说过这句话↑

放下手机后感觉有点难过,去厨房找了点吃的(。)从厨房的窗户向外看,看到了这张↑八月の夕暮れ

也算不上有多好看,但是对于老家来说挺难得的

名前なんがない猫と行く

话说前几天mb的那张,千分号应该打在千位,我他妈的打在万位了,我没有文化,唉

从周二开始实习了,说是实习,其实也就是坐着,没人给我配活,我也不知道干什么,就开始写学年论文

你终于开始写学年论文了!!!

我觉得我好多余啊…又阴沉,又占地方,什么都好啊给我派个活儿干吧………………

心の中の色紙 AL

八月!

分享一首歌词里有“八月”的歌好惹!

最近的温度太舒服了,开着窗户的话凉风会吹过来,有蝉鸣,但因为在17楼,声音不大,淡淡的,还有...バイパスを走る車の音🎶

心旷神怡,想让这样的时光一直持续下去(不可能

andymori的live映像特别多
出道7年左右,有5张liveDVD,而且他们的歌大多短的不行,一场下来能唱30多首歌,所以他们几乎每首歌都有live影像

不满足于录音室音源的人的福音

不过都是DVD,没有蓝光,没办法看高清壮壮


希望plenty最后的tour和live能蓝光化,虽然和以往一样放在线的可能性也很大,但在线是节选,想看全场,请出碟,我买

然后就是rad也要出live碟了,也很想买

最近又捡起吉他了,虽然以前学过一点,但这次还是从0学起,因为以前的都忘光了(你

不知道这次能坚持多久

如果能练到可以弹唱的程度

我就做自己喜欢的歌的弾き語りカバー,建一个soundcloud账号,开一个油管频道,然后传上去。我想让全世界都听听看(现在说这个是不是有点早


总之这是我的野心!

我总是推翻自己
毕竟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正确和绝对的错误,我就不停的用正确否定错误,再用错误否定正确,一层一层的,把事情越想越复杂,越来越难理清,最后干脆放弃思考

© 黑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