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碳

#黒たんのひとり遊び

唱出心声(顺便把麦克风顶歪那里很阔爱

今天的云是東へ的

推进,试着推进一下。

今天散步时听マイアミソング,「しましまの猫がいた」这句的时候,我脚边的绿化带里窜出一只条纹猫。

昨天晚上两点多赶上了壮的twicast,虽然是第二次蹲到,但上一次完全に放送事故www
这次是在唱歌,还有长泽知之,都喝高了,唱的非常随性。花束的时候壮唱了一段就停了,然后嘟囔「因为后面的词完全记不住了…」,最后在旁边的人提醒下才唱下去(虽然提醒错了)。还有愛してやまない音楽を的时候我觉得他都要睡着了………………
醉壮非常可爱,唱歌的时候会捣乱,发出很奇怪的声音,まさにエンジェル🙏🏻
虽然我耳朵被震得很痛

晴天洗车的主唱アダム也在听twicast,看到了他发的鼓掌,是本质迷弟
啊,前阵子在想什么时候能听到アダム的andymori cover就好了,结果立刻就听到了,唱的クラブナイト,很可爱
晴天洗车前几天发售的mini专里それだけ和キルミー这两首重录了,为什么要加大混响……

不想错过壮的直播,但是凌晨两三点这个时间也很危险,壮是准备培养一批秃fans

为什么呢,我明明也是被当做人类养大的,却不说人话,不干人事

11月了,10月的最后一天喝了一吨乳制品

最近发现学校外卖有生煎了,南门也有一家(和外卖不是同一家)

我记得很久以前曾写过一支生煎之歌(???),哀叹学校附近不能吃生煎

这个问题终于在我大四的时候得到了解决

但是我还没吃,不知道好不好吃,最近并不想吃生煎,希望我想吃的那一天这两家店还能坚挺的开着。

ゆうちゃん

广播里壮平唱了ゆうちゃん,虽然ytb上有很多他唱这首歌的音频,但我都没点开(。)广播这次是第一次听。歌词超好懂就试着翻译一下。


优酱总是把她的

工整的笔记

借给没写作业的我看

昨晚我在懒懒地看电视

真是没用啊 但是优酱不在意这些


因数分解解不出

罗马时代也不清楚

但如果有优酱在就总会有办法


午饭时间也好 休息时间也好

来一起聊天吧

昨天的综艺超好笑的


优酱她总是

去我家叫醒总是迟到的我

今早的我也磨磨蹭蹭的往毛毯里钻

这可不行啊 但是优酱不在意这些


五音不全超难为情

打排球也不擅长

但优酱在笑着 所以总会有办法的


午饭时间也好 休息时间也好

来一起聊天吧

今晚的电视剧看哭了呢


没有一丝风吹过的操场

梦想褪了色的天空

但有优酱在我身边的话

就总会有办法的


午饭时间也好 休息时间也好

来一起聊天吧

昨天的综艺超好笑的

今晚的电视剧看哭了呢


顺便这首歌的几个音频里最喜欢的是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dvvz4iPB_4

昨天的天
昨天晚上的广播,石崎ひゅーい和壮平合唱了青い空
真的是青い空

这张的碟面太美丽了,虽然我什么都没拍出来

太美了,和よい朝を、いとしい人这首歌一样美

也和plenty给我的感觉很接近

沉进水底?

还是yrkbnut

这次出去玩又带了碟回来,4张andymori,4张plenty。plenty还差一张ep就收全了,andy也是。

今天尾崎兄正式宣布复出了,是solo。我很平静,完全不激动。就和去年十月去武道馆看最后的伽利略一样,期待但不激动。
怎么说呢,我已经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了。伽利略的结束从来都是前向き,只是作为fan来说一时很难接受,但冷静下来后就能看的很开。和靠人格魅力圈粉的爱豆不一样,乐队归根结底就只有音乐,他们还是在团队做音乐,虽然是以尾崎兄的个人名义发表的,现在的我觉得以什么名义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们回来了,我又有很多事情可以期待了。

虽然名义无所谓,但没有和树看我还是失落,好久没看到和树了,想看和树。

一年之内见了三次芳,第一次是她来天津找我,第二次是一起去上海看RADWIMPS,第三次是我去香港找她。
这几天每天晚上都和芳儿在旺角逛街,聊天,吃甜品到很晚,所以没有一天能抽出时间来写这个。攒到现在有太多的事想写,但反而什么都写不出来了。

明天去见芳,但现在很累,感觉没有办法打起精神…

没有我这么喜欢,我发现我的喜欢和别人的不是一个量级的

如果我说了喜欢,那真的是很喜欢很喜欢了


我变得越来越无聊,前几天在小区里散步,看见一个人遛狗,当时下着雨,这个人给他们家的狗打伞,自己却淋着,当时我觉得这个人好可爱...

如果是以前的我,大概到这里就打住了。但现在的我偏偏还要问一个为什么。后来得出结论,那只狗是白色的萨摩耶,浅色长毛犬如果被雨淋湿,洗起澡来会很麻烦,但如果被淋湿的是人,就不会这么麻烦了。

我太不可爱了,已经成为无趣的那种大人了

今天拿到了plenty的photobook,右下角被快递暴力对待了,希望这家快递公司过世。

里面除了照片之外还有对三个人的分别采访,之前的采访全是江沼郁弥一个人的,终于看到了其他两个人的想法

新田的采访简直...幸好戴着眼镜,不然眼泪就把书弄湿了。

顺便这个已经完售且不会再加印,所以メルカリ上已经卖到三倍价,幸好当时掐着上架的点儿下的单。不过既然有闲情雅致给不靠脸吃饭的乐队出写真集,为什么不出liveDVD呢...不过仔细一想出书是事务所的事,出碟是唱片公司的事,这俩之间没什么关联

真的不出碟了吗............

和这个一起拿到的是一件谷子t,虽然今后不会有机会穿着plenty去看plenty(。

如果有一天病好了,就把迄今为止一直堵在心里的话全都说出来,前提是病好了,如果我没把自己扳回来,因为这个死了,那就把这些话带进骨灰盒里好惹

人太脆弱了,我觉得我随时会死,每天都想和人先好好的道个别

青空には月が🌕

窓から見ていた

别人给了几张票,所以昨天去看了杂技。还是挺精彩的,但是我不太敢看这种看起来很危险的表演

观众都好不热情啊,台上各个国家的杂技演员那么卖力,台下只有一点点掌声。大部分人都举着手机录像,发朋友圈…录了之后真的会回看吗,只是放手机里占空间吧,然后有一天删掉,真希望这些人能把手机放下发出一点掌声

我求生欲好像不是很强,无论是当下的“活着”,还是未来的“生活”

虽然求生欲不强,但也是想活着的,也想在未来过上幸福的生活

但求生欲不强的人能不能得到这些还是一回事呢

刚才收到舍友一条消息,她说她们今天去吃了烤鸭,我不在,等我回学校了,四个人整整齐齐的去吃一顿

然后我就哭了,现在还在哭,边打字边哭

突然意识到我们已经没有那么多时间了,毕业那天我肯定会哭的

我看不了今天晚上混凝草的rad,更看不了今天plenty的last live,我什么都看不了

最近有关注的一只indie乐队,sunny car wash,刚才出消息说要发第一张mini专了,期待一下


手被磨破了一点,和坚硬的东西比起来人的皮肤太脆弱了

小学二三年级的时候吧,看过一个在地震后的废墟里救孩子的父亲的故事(这个故事赚了不少幼小的我的眼泪),说这位父亲用手扒石砾,手磨破了指甲脱落了也浑然不知,我当时觉得这里夸大了,但现在觉得真的会这样,我也没感受到手被磨破的过程,是最后用眼看到的,眼睛确认了伤口后疼痛随之而来


有的人像蝗虫一样,有的人像疯狗一样,我不想成为这样的人,我不想成为这样的人...

希望YouTube啥的能出一个bgm音量调节功能(不可能

虽然不可能,但我实在是想关掉水溜りボンド的说正经事时的bgm

微博会员有恢复24小时内删除的一百条微博的功能,所以恢复了

听CITY LIGHTS的时候总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不是说这首歌和哪首歌相似,是说我在听这首歌的时候的…感受到的那种冲击!似曾相识。

然后我想到了,现在的我听CITY LIGHTS的感觉=上小学时的我听B'z的ギリギリchop的感觉

茅塞顿开惹

莫名其妙的被删了将近一整年的微博,被删到了去年的10月28号
虽然我喜欢删东西,但我不喜欢被别人删东西
庆幸一下删到10月28号就停手了,如果再往前删一点,十月中旬我去看伽利略时发的微博就没了,我会哭死的

革命 andymori

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向东 向东

被带去和我爸的朋友们一起吃饭的我↑

前几天的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拍出来这么蓝,字面意义上的 八月の夕暮れの青

说到蓝,前一阵做了个梦,梦到了靛蓝色的天
我也不知道日语里的藍色对应的是中文里的哪种蓝,我就当它是靛蓝了
当时好像在很高的地方,然后就跳下去了…不…应该是跳进去了,跳进靛蓝色的天空中了
下落了好久,在砸在地上之前醒了

肯定是最近空は藍色听多了


我身上的三个「长大了」的表现(自认为
1.理解了热气腾腾的饭菜的魅力
2.为了营养均衡去吃并不爱吃的东西
3.泪腺变得脆弱

我被照亮过

© 黑碳 | Powered by LOFTER